<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雜誌訪問

胡興佩 Peggy Hu Audemars Piguet 大中華區行政總裁 Care, Engage & Connect

當個人的思想和公司的理念高度一致,影響力將會超乎想像。以人為本,強調溝通,是高級製錶品牌Audemars Piguet大中華區行政總裁Peggy Hu(胡興佩)多年來練就的管理概念。不過最教人印象深刻的,要數她那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樂觀心態,即使置身世紀大風暴中,也時刻保持靈巧柔韌之姿,從容不迫地面對挑戰。

投身鐘錶行業的人士,彷彿特別懂得與時間打交道。當Peggy聊到工作中很重要的飛行部分時,發現她好像懂得魔法,讓時間跟着她的步伐走,或快或慢。「自有記憶以來,工作都與飛行有關。我現在負責管理香港、澳門、台灣、中國內地4地的業務,除了每2、3個月一趟的長途飛行外,還有每月定期的短途飛行。在飛機上你一定要找方法令自己休息,我乘搭長途機時至少要睡8個小時。」3萬5千呎高空上的時間管理是經驗之談。Peggy說每次登機後便會把手錶調校成歐洲當地時間,把亞洲時間統統拋諸腦後,抵埗後先輕鬆地過第一日,「秘訣是,所有行程都跟着當地時間走。早上去cafe喝咖啡、吃牛角包,看看書稍作休息,或去健身房運動一下,晚餐後、泡完澡才睡覺,隔天便可精力充沛地去工作。如此一來,不用吃藥,也能克服時差。」

作為總部和大中華地區之間的重要橋樑,即使不用飛行的時候,Peggy的日常工作也常「穿梭」各地時空,「會議之間會預留5分鐘到半小時,讓自己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消化各種資訊,並將事情按緩急輕重排好處理。」她從中又看見"The beauty of AP"。「公司很尊重員工6時半下班後的私人時間,總部同事尤其體貼,由於時差的關係,為了確保不會在晚上打擾我們,他們總是會優先跟我們亞洲這邊聯絡。一旦碰上非常緊急的情況,連老闆找我也會覺得很不好意思。」Peggy喜歡備受尊重的感覺,並慶幸一直以來遇到的上司都很重視 work life balance,因此她更懂得將心比心。「一般的員工不是都會等到上司下班後才走?所以當我成為主管後,我都會在6點半離開,第一個下班。」

最近大家都在聊『大流行之後』,但那個『之後』可能是6個月,也可能是1年,而你永不知道那時是何時。當下我們仍在風暴的過程中,重點是如何帶領團隊去調整、適應。

PEOPLE ORIENTED

以小見大,從Peggy待人處事的細節便可看到AP的品牌宗旨——以人為本。「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的而且確,自創立以來AP都是一家獨立經營的家族企業,「大家的相處方式就像是兄弟姐妹,我和我的下屬都會直接致電給老闆,反之亦然。雖然大家在不同位置上,但溝通卻很直接。」如此強烈的家族精神,也令當日新入職的Peggy輕易地便投入到新環境之中。「我在2019年1月1日加入AP,之前於前東家工作了14年,轉工時難免會感到猶豫,可是當感受到大家都在擁抱你、嘗試去幫助你時,便建立起一份很特別的感情。」Peggy形容AP是一家清楚、直接、透明的公司。近年品牌從批發拓展到零售方面,全球行政總裁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曾在訪問中提到,7、8年間AP員工人數從幾百激增至逾2千名,於是2020年年初第一次舉辦 的One AP Conference便誕生了,公司藉此分享One AP的概念和方向。「要把全世界的AP員工都集合起來很不容易,當晚8時全球即時連線,從行政總裁到各部門主管,大家聚在一起,更在鏡頭前玩起『人浪』來。紐約同事最辛苦,那邊是早上7時,但大家都很投入樂在其中。」Peggy清楚記得那天是1月21日,「我當晚立刻飛到歐洲,一下飛機所有新聞都是COVID-19。」在沒有社交距離的情況下,大家的心連在一起。

疫症當前,人類愈顯得渺小脆弱,幸有公司構築起來的保護網,讓大家有被保護的感覺。Peggy說在3、4月疫症爆發之際,CEO果斷地做了減產決定,讓員工回家休息。「公司有指引以員工安全為優先。各地根據每波疫情的發展、確診案例作出適當的WFH安排。由於前線員工在店裡工作,我們必須保持辦公室正常運作。很多保護同事的措施應運而生,如安排每月消毒劑,座位之間、超過人身高的分隔牆,盡可能減少交叉感染的機會。」在社交距離的前提下,Peggy有甚麼加強溝通的方法?「每逢星期一有AP coffee time,透過視像會議進行30分鐘的chitchat,讓大家清楚知道公司的方向,進行中的活動有哪些。至於大中華地區,我跟總經理在每個星期一早上會進行分享討論。另外,還有逢星期五實施的email free。甚麼叫做『沒有電郵』?這簡直是mission impossible!這陣子大家都習慣互發電郵,即便是很簡單的yes/no回覆。實行這個措施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可直接致電給對方,減少不必要的電郵。」最重要的信息是多交流,「當下溝通是最親密的表現。」Peggy堅定自信地說。疫症大流行為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也教人反思,「最近大家都在聊『大流行之後(post-pandemic)』,但那個『之後』可能是6個月,也可能是1年,而你永不知道那時是何時。當下我們仍在風暴的過程中,重點是如何帶領團隊去調整、適應。All storms will pass. It is a matter of how you weather them.」

實行email free這個措施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可直接致電給對方,減少不必要的電郵。當下溝通是最親密的表現。

TEAM PLAYER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帶領中港台澳250人的團隊殊不容易,每個人的文化背景不一,強項短處也不同。問Peggy作為領袖必須具備甚麼條件?「我的特性是team player,我很照顧團隊,反之團隊也很照顧我。大家的互動很有默契。像我跟台灣的團隊認識逾10年,早在我加入AP前已認識,他們比我更早加入這家公司。當知道公司有職位空缺時,他們更成為我跟AP之間的連結。能夠令前下屬願意再次跟我一塊工作,或者我是一位不錯的領袖吧!」「工作上最大的滿足感來自於穩定的員工。」Peggy很自豪地說,「每次換新老闆都會迎來截然不同的工作模式和氛圍,受苦的往往是員工,有人選擇離場,有人會轉換跑道。當我來到這裡,得知AP很重視人,雙方理念不謀而合,做起事來自然事半功倍。」擁有多年管理經驗,亦是兩名孩子的母親,Peggy深信聆聽是最重要的環節,要令對方願意test and learn。「我的優點是不把苦事難事記在心上,只記住好的部分,不會記住同事做不好的地方。這不是逃避,但凡人都會犯錯。我的容忍度很大,你要接受失敗。工作時會面對很多的要求,尤其是大中華地區,競爭非常之大,每個人的競爭力都很強,但基本上只要給一個方向,每個人都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每個項目的成績都出乎預料之外的好!」

THE ROLE OF WOMAN

過去鐘錶市場一直以男性顧客為主,但近年卻慢慢地起了變化。Peggy分析說:「男士女士都有戴錶的需要,與性別無關,以往男女顧客比例分別是75%及25%,近年女性的需求不斷增加,大中華地區的女性客人甚至逾30%。」加上品牌拓展零售業務的走向,於是在市場策略上不斷作出調整,「我們常思考如何更進一步去關心 (care)、互動 (engage) 及連結 (connect),不管對方是你的客人、員工,還是同事。這正呼應全球行政總裁François Henry Bennahmias的遠景——Business to Love。」概念店愛彼之家 (AP House) 的誕生,為未來的零售方向揭開了嶄新的序幕,「基本上這裡沒有櫃檯,沒有手錶陳列,更不會有推銷員告訴你手錶的知識,」Peggy強調靈感啟發 (inspiration) 比交易 (transaction) 重要,「透過互動去認識客人,替他們籌劃獨一無二的體驗旅程,像這次來AP House辦生日派對或baby shower,下次可以帶他們去總部Le Brassus。」這種着重情感、感性出發的策略,由女性來執行似乎更得心應手。躋身男性主導的鐘錶行業,又是AP第1位女性行政總裁,不知Peggy的遭遇可有不同?「對我來說是平等,有時候甚至有優勢。其他所有行政總裁都是男性,大家跟我講話的剎那,頓時會轉換聲調。總部老闆非常尊重女性,在產品的設計上,也聽取了不少從女性角度出發的意見。」對於有志加入鐘錶行業的女性,Peggy有以下建議:「不管你做哪一行,都必須充滿熱情,做你喜歡做的事,願意分享,不要怕害羞,跟別人多連結,多表達自己的意見,持續而一致性地追求,不輕言放棄。」女性的能耐絕對不亞於男性,有時候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眼前人不慍不火,面面俱圓,正是最好的人辦。

Article by Winnie Wong

其他雜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