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雜誌訪問

吳家瑩 Betty Ng COLLECTIVE 創始人兼設計總監 Be Fearless

夢想從外科醫生到成為建築師,Betty選科那年只用了短短一星期的時間,决定了她的人生方向。

Betty因機緣巧合成為建築師,從小的夢想是成為外科醫生,讀理科時最愛待在實驗室解剖昆蟲與動物。直至預科那年,偶然去了香港大學探望一位建築系師姐,在她的studio內看見很多有趣的模型和設計,眼晴更離不開桌上其中的一張照片,照片內螺旋式的模型看似雕塑又似建築物,原來正是出自前蘇聯著名建築師Vladimir Tatlin筆下的Tatlin's Tower「第三國際紀念碑」,那時候才發現原來建築設計有很多可能性,建築不只是單單有藝術美感的外殼模型,還需要糅合problem solving和實踐的能力,那種衝擊與震撼啓發了Betty,思前想後一星期便決定棄醫科轉入建築系,從此展開她的建築人生。

建築從來都是一整個團體的事,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光環和成就。 It's not about the author but critic。

建築師的工作範圍很廣,而Betty所涉獵的建築範疇由建築設計、室內設計、博物館設計和展覽設計都有。Betty的作品偏向藝術性,參與的項目大多跟藝術有關,而展覽設計可說是她公司的專長之一。2015年,Betty從荷蘭總部,世界建築巨頭OMA回歸香港,先後於荷蘭、瑞士、巴塞爾、羅馬、紐約工作的她,走遍世界之後再次找回原點,回到出生地香港,獨自創立了建築設計公司COLLECTIVE。One man band的頭一年,沒有了從前在舊公司與同事上司之間的互動討論,沒有人跟她交流,缺少了那充滿energy與批判思考的過程讓她很沮喪。正如她說:「建築從來都是一整個團體的事,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光環和成就,一個出色的項目背後需要多達數百人共同完成。It's not about the author but critic。」於是決定找回從前舊公司的3位戰友合夥,要知道能夠進入OMA和Herzog & de Meuron世界兩大建築界巨頭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這3位拍檔離職前已經是資深創作總監。4人目標一致重新出發,以香港作基地,繼續以COLLECTIVE命名,公司的宗旨就是集各家大成,團隊合作的精神是重點。

WHY TEAMWORK MATTERS?

在訪談過程中,Betty經常把她的公司夥伴掛在口邊,感恩工作路途上有他們互補不足、互相扶持。不同階段會出現不同的人生導師,從以前的大學教授、上司到現階段的工作拍檔和同事,都給她很大的啟發。對她來說,Teamwork和leadership這兩項特質是很難分割的,有teamwork才有機會發揮領導的能力,「因為在一個團體裡面,傾聽格外重要,如果能夠在團體中傾聽其他團員/同事的想法,尊重他人的意見,以中立的角度與其他成員討論事情,成果遠比獨自一人更超班,更出乎意料地有震撼力和驚喜。」工作的滿足感更是來自身邊合作的人,遇上有魄力又聰明的人就如中頭獎一樣興䃪又具挑戰性,過程很好玩。Betty坦言工作生涯中從來沒有easy meal,「每一項工程都非常艱巨,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動力。一般建築設計需時幾年是等閑事,有的更長達十年之久,堅持與耐力在過程中很重要,節奏時快時慢,就如跳Tango一樣。」

Leader從來不會看見任何限制,只會看見可能性。

PERSISTENT AND RESISTANT

中學時候是一名活躍分子,經常參與田徑運動,亦是排球隊和籃球隊隊長,曾是香港Nike league一員,也醉心舞台劇當導演,興趣相當廣泛兼且全是團體活動,Betty認為正正是從前當運動員的persistent and resistant成就了她如今的做事態度與人生哲學。她的決策與執行能力很強:「我現在就像一個排舞師或音樂指揮,帶領團隊一同完成每一個任務。」運動對她有着深遠的影響,從輸贏中反省錯失和改進。領悟了人生總有高高低低而且是一個無間斷的綵排,有贏便有輸,不可能永遠第一,失敗對她來說是生活的一部份,沒有特別解決的方法,只有面對、冷靜去檢討而不推卸責任,從中學習避免重複犯錯。與其不分晝夜埋頭苦幹只為「贏」,倒不如跟不同創意精英合作collaborate,享受互相刺激與交流溝通的創作過程,知己知彼豈不更有趣?所以她從不跟別人比較,不刻意differentiate跟別人的不同,只做着自己喜歡做的事。建築行業以創意和美感行先,普遍亦很着重個人風格,但相反COLLECTIVE不喜歡被局限於某一種風格,強調design methodology而不是design esthetics。而她最尊敬的設計師或藝術家都是作品很多元化,沒有一個既定風格,每一個成品都能展現不同特質,但又會從細節中看得出創作者的落墨,錦上添花,她就是欣賞其高層次之處。

EMBRACE PARADOX

從來不被成功所牽制或固步自封,她字典內沒有「成功」二字。「成功了!」就好像劃上了句號,沒有再往前走的方向,所以她不愛標籤自己成功,因為進步的空間還有很多。至於如何成為一個好的領導者?「一個領導者思想要開明,擁有paradoxical thinking(矛盾意象法),即每件事情都有其相對性、黑與白、對與錯,這些似是而非的矛盾一直存在,就如之前所說跳探戈一樣,前前後後的來回舞步正好比喻正反的思考模式,例如勇往直前之時已經計算了需要承擔的風險,想好了又再隨節奏向前跨出下一步。而且leader從來不會看見任何限制,只會看見可能性。但最重要的還是無畏無懼,不要怕犯錯,勇於嘗試be fearless。」這也是她對學生們的提醒。對於初入行的建築師,男女的入職比率算是均等,但說到管理層則另作別論,公司的高層依然是男性主導。作為女性建築師要在行內獨當一面當管理層,經營和付出遠比想像的多。她續道:「作為一個建築師不應只埋首眼前的工作,而是帶着好奇心去探索周邊正發生的事物。我是一個好奇心旺盛且求知慾強的人,工作所涉獵的都是多樣性和而且範圍也廣,這亦是我熱愛這行業的原因,我很幸運做着自己喜歡的工作、過著喜歡的人生。」的確跟Betty的對話中,她的話題很多樣性又正面,由音樂、漫畫、政治、經濟、科學等各樣風馬牛不相及的範疇也涉獵。也許正是這股正能量與好奇心,讓她的人生更見精彩!

Article by Crystal Wong

其他雜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