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雜誌訪問

周駱美琪 Cindy Chow 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的執行董事 Solution Thinking

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棟樑,在規劃社會未來的形態上擔當着重要角色。成長於資訊發達及急速發展的世代,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能只埋首於書本,社會以至全球的變化已讓他們的人生切切實實上了非常寶貴的一課,也讓他們的頭腦更靈活,想出創新的點子及懂得作出應變,以應付生活及大環境上的需要,甚至創出一番事業。作為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的執行董事,Cindy Chow (周駱美琪) 認為年輕人有很多潛能不應被埋沒,她希望透過基金幫助香港整體的創業環境,同時也協助香港的創業家和年輕一族實踐他們的夢想,無論在怎樣的環境,也有機會展開充實的人生。

在難關中要因應環境作出適當及快捷的變通。若然不願意或不敢踏出既定框框,堅持一成不變,或只會淪為時代巨輪下的犧牲品。

STARTUP CAPITAL AND STRATEGY

Cindy於2007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團,主要負責財務工作。2015年,集團宣佈成立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她覺得基金可以幫助香港的年輕人追求自己的夢想,非常有意義,所以向集團提出負責營運這個基金。基金初成立時,集團預備了10億港幣,一方面直接投資與香港有聯繫的初創,協助發展他們的業務。集團承諾當這些投資有回報時,就會放回基金以繼續運作。Cindy直言基金最初營運時困難重重,因為當時沒有太多投資者,政府又才剛開始成立創科局,尋找資金相對困難。而過去5年,政府無論在資金或培訓上也做了很多,如數碼港、科技園的很多配套也幫助有志創業的公司。直至2021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已運用6億港幣,投資超過50間公司。另一方面,基金也會透過阿里巴巴生態圈,為初創提供多些合作及生意機會。「我們會舉行很多不同類型的活動,加上我們有一個龐大的人脈及企業網絡,定期跟一些被投公司做聯絡,幫助他們達成生意。另外每個月又會邀請有志初創或已在做初創的始創人來跟我們做一對一的面談,了解他們遇到的問題再給予意見,從中我們有機會遇到合適項目進行投資。」Cindy解釋。

由於香港始終是很小的市場,而創業者應要具備遠大的眼光及使命,思考怎樣將產品擴展至香港以外的市場如國內、東南亞或全世界。「如做第一輪或A輪的融資,在香港已有足夠的投資者給予需要的資金,但當去到B輪、C輪,投資者一定想看到公司會拓展至哪些市場,這對初創公司來說是最關鍵的。因此我們於7月13日宣佈,作為錨定投資者anchor investor,我們會投資新的基金 — AEF大灣區創業基金,希望幫助一些有意將業務由香港發展至大灣區的初創。」這個新的大灣區基金來源除了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還有其他外面的投資者包括一些企業、金融機構,從而更能滿足一些成長的公司發展更大市場,同時帶來不同的人脈、生意。而金融機構除投資外,更可為初創提供融資方案,整體希望能幫助初創發展更大的市場。

SUCCESSFUL STARTUPS

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更於2017年首次舉辦全球創業比賽JUMPSTARTER,今年將踏入第5年,讓全世界各地的初創業者來香港作賽。「這個比賽的目的主要有三方面,第一讓更多人認識香港這個創業基地;第二多作經驗交流,讓香港的創業者了解其他人在做甚麼;第三希望我們的社會更加了解整個創業環境,對初創提供更多支持。」2021年的比賽,共收到來自超過60個國家及地區超過2千個申請,當中以本地、國內及東南亞的初創佔多數。一些在外國的初創,也希望以香港作為一個踏腳板以發展亞洲市場,畢竟大家也看到亞洲猶如一個發展及增長的引擎,而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市,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比較舒服的落腳地。

說到成功創業要具備的條件,Cindy指出她在突圍而出的初創看到一個共通點:「他們有一個很強的信念,而且對這個信念很有信心。就如阿里巴巴6大價值觀的其中一個,就是『因為信任,所以簡單』。意思是你相信你跟團隊的合作,有困難時共同克服及堅持下去。我們投資了50多間公司,若他們的創業做得好,我都會看到他們的創始人有這種決心。」除此之外,產品固然要有價值,無論是利用科技或是具突破性的產品,或是能改善現有的商業模式或服務,都要有價值。此外,也要看他們的技術含量及是否有良好的團隊去執行。如今年比賽其中一間勝出的初創北京靈犀微光科技,他們從事AR技術方案,產品比較個性化及能迎合消費者的需要。另外的Rice Robotics則主要生產智能機械人,由於疫情關係,他們很快推出一個消毒機械人,在很多商場、酒店投入服務,充分反映本身的技術含量及快速的執行力。

INNOVATIVE TECHNOLOGY

因疫情帶來的新常態下,創新科技已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無論個人或企業也很需要科技的應用,Cindy覺得只是covid將這問題放大了,尤其傳統企業醒覺注重運用新科技,否則整個工作流程、產品也會變得落後。在教育方面,如學生用zoom上課,令更多老師覺得要教授學生新科技去迎接未來。而他們的基金除了投資外,也從事很多年輕人的工作。其中一個名為AEF GO-GETTER!的項目,主要以中學生、大學生為對象舉辦創業比賽及機械人比賽,今年更新增一個GoDigital項目,主要教導中學生如何利用電子科技及電子平台做類似年宵項目,如怎樣做直銷、拍片、開通支付及物流渠道。年輕人整體對於新的想法、創業或做一些不是傳統的行業比較有興趣,這些也是整體社會更接受的。

可見基金投資的初創行業離不開科技,但有時初創未必與科技有太大關係,例如一些傳統行業,基金對於這些初創又是否提供幫助?Cindy指出其實很多行業已與科技分不開。「我們最近約見了數間公司,可說與科技沒有直接關係。如一位印度裔男子的手工蛋糕、cup cake,當中沒有涉及科技,但因為他沒有門市,最初透過寫blog,現在則利用如facebook、instagram等網上平台介紹他的產品。疫情時因為更多人在家訂食物、蛋糕,令他的生意有所增長。可見就算一些傳統行業也要利用新的技術及平台來發展生意。

ADAPT TO CHANGES

過去一年多,甚至直至今天,全球持續受疫情影響,經濟首當其衝大受打擊。在這段非一般時期,相信大家對生活已有很深刻的體會。由起初面對困難感到徬徨及束手無策,到現在已學會縱使在狹縫中仍能生存,捱過一個又一個難關。當中講求的,是因應環境作出適當及快捷的變通。若然不願意或不敢踏出既定框框,堅持一成不變,或只會淪為時代巨輪下的犧牲品。在如此艱辛的情況下,做生意的要維持業績及營利是可想而知的困難。但有危往往就有機,只要看清形勢,懂得因應時機及時作出適當的轉變,不但能成功過渡,更可令業績有正面增長。Cindy指出這種適時求變的精神更是不少初創公司能在疫情期間站穩陣腳的原因。「其實在不同時期初創也會面對不同的困難及挑戰,當然疫情對於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尤其一些實體初創。所以初創在疫情初期,最重要是想辦法怎樣生存。」Cindy會建議他們如何縮減成本,就算多不願意也要縮減團隊,因為通常團隊是最昂貴的。另外也要積極找已投資到他們公司的投資者幫忙,因為這些投資者應該是最熟悉他們的公司,相對較容易提供實質幫助,讓他們生存下去。

此外,懂得將危變為機,也是生存的重要法則。「例如一間名為Prenetics的公司,最初是做DNA測試,因為疫情他們很快將香港的實驗室改為做covid的測試,過去18個月的業務增長很快。」又如一間也是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投資的公司Qupital,本來幫中小企做融資,但因為疫情很多中小企沒有生意,業務快速下跌,於是轉為做電子商務融資平台,讓電商客戶可以通過平台連接專業投資者,進行融資交易,降低融資成本。疫情期間大家多了在網上購物,Qupital幫助不少中小企的網上生意。隨着生意提升,他們全年的業務不但沒有受影響,相比2019年還有很大的增幅。「可以看到疫情令很多初創很辛苦,但也是一個讓他們證明是否夠靈活及快速轉變自己商業模式的難得機會。」Cindy認為懂得利用機遇讓這些公司在疫情期間能夠生存之餘,甚至有機會將生意做得更大。

我做第一份工作時,老闆曾讓我閱讀一篇文章,內容關於我們不應該每一份工作也做到100分,做到85分就足夠。因為由85分到100分,要付出不成比例的努力。

GREAT TEAMWORK

其實這種懂得變通的精神,不單見於初創公司,就是Cindy在營運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時,也充分彰顯了這份精神,當中更少不了團隊的支持。原來2020年JUMPSTARTER比賽期間,Cindy與團隊已於2019年到了歐美、東南亞及國內8個城市做初賽,而大型的總決賽本訂於2020年2月初在香港會展舉行,並已邀請世界各地的入圍隊伍及知名講者來港。無奈突如其來的疫情令他們未能前來,在考慮活動是否要延遲之際,Cindy毅然決定將整個總決賽搬到線上舉行。「我當時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那些入圍初創正等待賽果看能否勝出贏得融資,若活動延後也真的不知要延到甚麼時候,那些公司未必能等那麼久。當時我要很快做決定,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中間要想得很透徹。首先我要相信我的團隊能執行,加上在阿里巴巴常說我們要有自己的初心。因為我們的初心是要幫助創業家及公司,畢竟創業真的很困難。既然要幫助初創,也要像初創一樣,要很快作出轉變。」最終他們以短短10天時間就將原本要於會展舉行的盛事搬到線上,成為全球最大的線上創業比賽,Cindy認為這是她職業生涯中很難忘的經驗。能夠跟團隊一起面對挑戰,也讓她在事業上獲得很大的滿足感。作為一位成功的領導者,Cindy再次強調一定要相信團隊。「我們可以運用阿里巴巴的理念:『此時此刻,非我莫屬』。有承擔之餘,也要勇敢面對挑戰,並作出適時的決定。」

注重團隊精神之餘,Cindy以「簡單、開放」來形容與下屬的關係。「我的團隊不是很大,彼此有甚麼也會說出來,因為溝通很重要。我們也很喜歡聆聽及重視年輕人的意見,既然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扶持年輕人,無論是投資初創或幫助他們達成夢想,所以我自己會聆聽他們,讓他們去嘗試。」至於公司的文化也鼓勵員工表達意見,如其中一個理念是「因為信任,所以簡單」。「我們相信員工跟集團有共同目標,公司有內網讓員工實名提出意見及討論問題,因為彼此互相相信。」Cindy說。

WOMAN POWER

作為一位成功的女性領導者,Cindy認為在阿里巴巴完全不存在性別歧視的問題,畢竟集團的創始人十八羅漢有3分1是女性;現在的合夥人也有3分1是女性,很多高層也是女性。然而說到「女性創業」的問題,Cindy透露調查顯示,女性創業家可以融資的比例比男性為低,這是對全球而言,也是社會上普遍的看法。除了事業,大家始終期望女性在家庭方面會承擔更多,所以有些投資者會較為保守,會有女性要分配更多時間照顧家庭的考量。但Cindy強調其實這個現象已慢慢改變,她希望透過基金的幫助,加上女性創業家的表現,讓女性的創業道路更順利。

在職場上有豐富經驗的Cindy,慶幸身邊無論是同事、朋友或家人,都可在不同階段給予她寶貴的意見。她喜歡聆聽不同的人分享經驗,讓她獲得啟發。例如在以中學生為對象舉辦的創業比賽中,勝出的學校都是一些傳統名校,他們憑藉創新的意念、良好的溝通技巧得分。至於機械人比賽也有傳統名校參加,但勝出的是沒有太多資源的學校,即地區性或成績並非那麼出眾的學校。這讓Cindy有很大的感觸,讓她知道對年輕人的培養不只有一個格式,如考試不好不代表一切,大眾更應用其他方法帶出及提升這些年輕人不同的潛能。「未來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在這方面可以再做更多,更貼心地幫助年輕人,特別是一些缺乏資源或在傳統教育下不是最頂尖的學生。這對我是一個重要的啟發,這些年輕人成為了我的mentor,讓我能跳出框框思考更多。」

最後問到Cindy怎樣兼顧家庭及事業兩方面,她笑說其實還有「個人」方面不能忽略。當每個人也只有24小時,就一定要有好好的時間管理。「我做第一份工作時,老闆曾讓我閱讀一篇文章,內容關於我們不應該每一份工作也做到100分,做到85分就足夠。因為由85分到100分,要付出不成比例的努力。這是很有趣的分享,有些事情真的只可以做到85分,因為你只有24小時,但不代表有些事情你不應做到100分,所以你要懂得衡量哪些事情應該要做到85分還是100分。」這樣,我們才能自己、事業及家庭三者也兼顧,取得完美的平衡。

其他雜誌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