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雜誌訪問

胡陳德姿 Bonnie Woo 冰雪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行政總裁 Work Life Fully Integrated

領袖這角色常被光環圍繞,高高在上,人人稱羨,但實際上並不如大眾想像中的單純美好。必須要百分百的喜愛和投入,視之為人生,才有機會化解一個又一個的考驗。聽Bonnie Chan Woo( 胡陳德姿 )分享自己的故事:轉跑道、創業苦與樂、成功的定義,猛然發現每件事情的解讀方法都應該有更多面向。你可以古希臘哲學家塞內卡上身,也可以代入到電影《少林足球》五師兄周星馳的身體裏。

企業家生活日理萬機,忙碌的程度並不是你我可以想像,與Bonnie談工作,卻總是感受到她那份興奮和熱情,孜孜不倦,「Work life balance並不存在,只有work life fully integrated。工作和人生是一體的;我們需要透過工作來實現個人的存在價值,否則會很迷失。你必須很喜愛那份工作,抱有使命感( mission ),覺得很有意義。即使不用上班、沒有薪水,而你仍然會去做那件事!」

畢業後在投資銀行工作了3年的Bonnie,因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價值,於是趁着踏入30大關前,決定毅然離開尋找「自己」,並在父親的印刷管理公司作短暫逗留,「對比美資大銀,爸爸的公司規模小得多,而且又是本地公司,但我覺得很新鮮。過去出入中環,其實圈子很狹窄。當時已知印刷不是我喜歡的行業,但那裡讓我見識到很多世面,不同的人、沒遇過的人,很多東西學,富挑戰性。」自小心繫創作,但Bonnie就如很多香港的小朋友一樣,順從社會、成人的期許而成長,「如果13、14歲時有機會問問自己,相信畢業後我會做創作、劇場,文藝相關的工作。」她提醒打算入行的你:問問自己,每天醒來是否很想做這工作?想做那件事的動力是否發自內心?不是為上班而上班?

Work life balance並不存在,只有work life fully integrated。工作和人生是一體的;我們需要透過工作來實現個人的存在價值,否則會很迷失。

CHANGING LANES

30多歲才驚覺自己行錯路,雖然有點遲,但為時未晚。「好肯定想從事創作方面的工作,但年紀不輕,想由低做起也不行,只好想辦法入行。爸爸公司本身有很多品牌客戶,幸運地想到他們的需要,於是便利用這個平台。」Bonnie心裏早已想好全盤計劃,比方說如何轉型,如何去了解市場的需要和方向,創作行業有哪些商機,如何開拓人際網絡等。可是,現實往往比想像複雜。「首先需要資金,想了很多方法,最後決定上市。2013年開始進行收購父親公司的事宜,以為2年便可,豈料去到2017年還在搞集資、上市的事。」

及後發現,轉型才是更大的考驗,「人永遠是最難(處理)的。每個同事都有不同想法,如何將所有人引領到同一方向,這點已經很難。再加上公司的業務很穩固,本業是很好基石,客戶也對我們很好,如何在本業之上建立新的服務?客戶會不會接受?新舊團隊會不會有衝突或文化差異?所有事情執行起來都極之困難。」

CHALLENGE VS. SATISFACTION

集團業務廣泛而且國際化,團隊遍布世界多地,但要數最難建立公司文化的辦公室,非香港莫屬。「每每談遠景( vision ),同事都不太上心,可能覺得很遙遠,跟自己無關。香港同事習慣一切都看老闆的意思,即使有事情跟遠景不相符,也不會立即指出,比較有所保留,即使說出來也要繞3個圈,所以我的耳朵要很靈,要再三確認,甚至引導、邀請他們說出來。」Bonnie直言,現在長大了才明白。是經驗之談,也是不斷鑽研和學習的成果,「人是多變的,不是列明規例,跟足做了便是。每個人的想法、動力、恐懼都不同。如何進一步了解他們的想法?如何令大家相信朝着相同的遠景、希望?如何提升大家的擁有權( ownership )?這是我的工作,並不是他們做得不好。」一人扛起所有責任,有擔當,領袖應當如此。

對於Bonnie來說,工作上最大的挑戰是如何領導團隊,但這也是滿足感的來源,「很願意承諾( commitment )、擁有相同遠景的團隊,大家會很真心、坦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聽到同事對我的做法有意見,會主動提出建議,從而知道他們對工作很有ownership,比我想得更細緻,我為此而感到高興!」

公司內部要處理溝通的問題,那麼當下對外最大的挑戰又是甚麼?「從宏觀角度來看,大市難以預測。COVID-19加上去全球化( deglobalization )的情況,將影響未來所有的商業決定。」生意和民生時事,乍看沒有關係,其實息息相關。「你會發現自己能控制的部分真的少之又少。當這麼多事情都在控制範圍之外,任何人也會感到不安。作為公司領導層,不能怪責同事,相反要帶領他們,給予他們安全感,與此同時又要釋除自己的不安,不能將問題深化,但又要現實地、誠實地對待公司、大家,甚至自己,清楚告知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做最有效的工作。」當所有事情失控之際,領導人的角色變得更重要了。

CRISIS LEADERSHIP

在全球啟動危機模式( crisis mode )的當下,Bonnie表示最欣賞具備同理心( compassion )的領袖,「看着他們理解每個人的處境,幫助迷失的同事,帶領他們走出困境,穩定軍心,啟發了我試着去模仿,也檢討自己的不足之處。」自言人生太順利,以上這些都不是她的強項,但卻都是她「費神去思考的東西」!

倘若在正常情況下,領袖又需具備甚麼條件?「堅定而且開明( open-minded )。堅定與『硬頸』是兩回事,不聽別人的意見,不接受市場的回饋,盲目地『硬頸』是沒用的。我常說,思想要好周密,但感情要很簡單。私底下可以感情豐富,但工作的話,感情用事不太奏效。簡而言之,理性行先,但又要有同理心。」

領袖是無可避免的孤獨。很少人會直接給你意見,沒人會跟你說真心話,你要自己弄清楚。

至於個人,Bonnie則認為最重要的是:一,生活要自律。「我對自己要求很高。領袖必須要好自律。若連自己也做不到,怎能要求別人呢?要同事準時開會,但你每次都遲到,那就不要要求別人吧!」二,做事行正道。「除了創一番事業外,我更要睡一場好覺。要對得住自己,也對得起別人。乍聽很容易,其實不,時常都要提醒自己。賺很多錢,但要走偏門,我一定做不到。成功,一定要行得正,企得正;這是我『成功的定義』。」

LIFE LESSONS

領袖每天都要解決無數的問題,但當領袖自己遇到問題又怎麼辦呢?「我從書本中找答案。」果然書中自有黃金屋,「我由小到大看很多書,不同時期會看不同的書,所以有很多老師,商界、政治、宗教領袖、歷史人物,名字多不勝數。遇到領導能力( leadership )問題時,我反而會看文學,裏頭的角色有很多互動,每個人也不同,富有啟發性。哲學方面,我會看斯多葛派/主義( Stoicism )的作品。它是古希臘4大哲學學派之一,代表哲學家有塞內卡( Seneca )。有事情想不通時,我會想像斯多葛派的領袖怎樣做。」Bonnie認同並且奉行,「生活要夠簡樸,思想才會清晰。自律,早睡早起,簡單的事情要做得很好。」另一個主張,更是古今適用,「不要為管不了的事情而煩惱,甚至影響心情、決策能力。不是說置身事外,而是你必須要知,但應將精神投放於你可以改變的事上。」

隨後Bonnie提到最愛的塞內卡著作之一,內容圍繞時間的《On the Shortness of Life》,「我常借用電影《少林足球》在大上海時代廣場外,兩師兄弟那幕的對話,『已經沒時間了!太陽都下山啦!有搞頭就趕快做!時間是不等人的!』」哲學難明,周星馳卻人人都明,做創作的人最懂得說故事。「我們常以為時間和金錢都可以浪費,隨便花,不用多想。多看15分鐘電視,就看吧!但試想清楚,時間和錢那樣較重要?當然是時間!沒了就是沒了,青春消逝了就沒有。雖然我們不知道哪天死去,但肯定的是,每過一天就更接近死亡。錢沒了,再賺就是。套用在工作上,我寧願用錢買時間。」

聊到時間不等人,想起Bonnie在一篇舊訪問裏,給予某實習生的建議:be super aggressive。「當你很想得到某些東西,沒人會幫你,沒人會為你鋪紅地毯。每個人有自己的先後排序( priority ),對於別人你不一定最重要。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priority,所以要自己爭取。父母可以幫你,但你不可以靠他們一輩子。你需要甚麼,你想要甚麼,與人無尤。請想想你要做甚麼才會達到目標,而不是站在那裏大喊『我要甚麼』。」眼前人便是很好的例子。

爭取靠自己,想進步更要靠自己。Bonnie說緊迫感( sense of urgency )是一種本能。「我從不自滿( complacent ),對自己、對各樣事情都有要求,一定要做好。在這方面我迫得自己頗緊。在這個競爭激烈的世界,莫說輸贏,是根本無法生存,所以長期都覺得需要走快一點。」又或許,領袖天生注定孤獨。「那是無可避免的,很少人會直接給意見,沒人會跟你說真心話,你要自己弄清楚。即使對方有話說,也只會循不同的途徑反映,你要透過蛛絲馬跡,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若不夠敏感,坐在領袖位置上很容易便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做得比別人好。其實人人平等,只是角色不同,我幸運地坐上領袖的位置,而那是社會給予的光環。捫心自問,都是在說故事。」現實中領袖的故事其實不甚美好,雖沒有血淋淋的場面,但也殘酷又崎嶇,可是出於心底的愛,Bonnie樂在其中。

Article by Winnie Wong

其他雜誌訪問